樱小花

生日快乐!我们的小十六!(づ ̄3 ̄)づ

-Priest相关文手锦鲤活动-

刀枝🌸:

大噶好!如你所见,在双十一这个特别(贵)的日子的前一天,我们有锦鲤活动啦!


🔶每一位推荐/转发/喜欢并且在评论中留言一个梗(不带cp!!)的小可爱,都有机会被抽中,成为独一无二的锦鲤!


只抽一位,随机数生成,绝对公平没有黑幕!(只能评论一次,不然会被取消资格哦)


🔶被抽中的小可爱可以
1.把你评论的梗指定给参加活动的一位选手写。


2.在评论区选择另外七条评论(梗不重复,我们会征得梗的原主人同意,不同意就重新选的),交给剩下七位选手,我们会内部分配并且写完它,给你一个最好的回答!


也就是!
你会收获八篇特意、专门、只为你写的文!!


🔶评论的要求是:


1.一个不带cp的梗(当然还可以加上你的其他感想)
    正确示范:起床梗
    错误示范:舟渡起床梗


2.这个梗不能太详细,请提供关键词
    正确示范:“我想看一方生病梗”
                         “想看攻吃醋”
    错误示范: “我想看受生病攻给他喂药喂水果带他去医院帮他上厕所和他做发汗的事情……”


3.每个人只能占一层楼!不许重复/刷层


4.不接受“附议”/“+1”之类,如果有人说出了你心头所想就复制粘贴!


🔶以下是各位参加选手的自带要求,如果要求(比如cp范围)和锦鲤小可爱的愿望有冲突,我们再商量/换梗!总之以老师们的能力范围为底线


@渡边英俊


可以写的cp:巍澜(原著)、陆林、舟渡、远谦
不接受的梗:任何AU,任何死亡,任何BE,任何拆逆
能不能开车:开,随便开,我最喜欢开


@属芜菁
可以写的cp:长顾 舟渡 鸣潜 如椿
不接受的梗:无
能不能开车:三轮车,没钱买豪车


@巫山与云
可以写的cp:长顾/舟渡/巍澜/鸣潜/如椿/熙湖
不接受的梗:sm。
能不能开车:能。


@☁️胡
可以写的cp:远谦/长顾/温周/舟渡
不接受的梗:没
能不能开车:OK


@刀枝🌸
可以写的cp:长顾/舟渡/巍澜(原著)
不接受的梗:刀
能不能开车:可以开调情比正事多的那种


@椿之庭
可以写的cp:长顾/舟渡/巍澜(原著)/鸣潜/如椿
不接受的梗:刀/意难平/死亡向/双性/孕/生子
能不能开车:能


@岁几何白
可以写的cp:鸣潜,长顾,沈陈
不接受的梗:性转,亲生乱伦
能不能开车:能


@沈清行🍰
可以写的cp:长顾/巍澜/舟渡/鸣潜
不接受的梗:刀/死亡
能不能开车:小破车欢迎你


被抽中的锦鲤小可爱还可以获得 @塌叔 ° 制作的电子书合集!


我们的宗旨是!抽出一条锦鲤并把ta宠上天!


那么,11月14日(星期三)中午12:00我们会抽出这位幸运的小可爱,不见不散哦!


发起人和后续跟进: @☁️胡 (感谢她!!)
宣传和组织:我(只写了文案)



评论梗不可以带cp!!!不然是无效的!

我终于有一个不刀的脑洞了!😭😭😭

脑洞日常虐自己系列(二)
又名,日常拿刀捅自己

脑洞日常虐自己系列(一)
又名,日常拿刀捅自己

因为你

第一次写文。就很想为他们写一篇文罢了。
文笔不好,求轻喷。
撞梗删(我不知道有没有太太写过)

巍澜属于彼此。

大封终破,诸事已了,一切归于平静。
特调处里的众人,似乎和之前一样,又似乎有着些许不同。
“你们说,为什么大事了了之后,大人就变得那么奇怪?”八卦,特调处的日常事务之一。如今大家无所事事惯了,就连之前不屑参与八卦的楚恕之、对领导迷之崇拜的郭长城也加入了八卦的阵营。
“大概是与赵云澜接触多了吧。”祝红翻了个白眼。
“喂喂喂说什么呢,当我不存在啊!祝红你是皮痒了吗!还有老楚!干嘛呢都这么闲吗!”很不幸,一群暗中说小话的下属被领导捉了个正着,哦,还是一群说领导小话的。
“我觉得祝红的话很有道理。你看沈教授之前多么正经多么好的一个人,肯定是被你带坏了。啧啧啧,老赵你怎么不学着人家点好,还把人家'污染'了。”大庆优雅地趴在桌上说道。赵云澜眉毛一挑,决心不与它计较,毕竟人多好都是他赵云澜的,况且这死猫最近被老李逼得不敢在特调处多待,为数不多在处里的时间也吊着胆儿,大概已经不正常了。
“回去回去。别再让我逮着。”赵云澜边说边慢悠悠地往楼梯口走,准备回自己拿舒适又惬意的二楼小窝。
众人作鸟兽散,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玩电脑的玩电脑,抱着手机进行暗中八卦的八卦,只有小郭,在勤勤恳恳地规划接下来要参加的志愿活动。
赵云澜上了二楼,没骨头似得窝在躺椅上,手中的“农民伯伯用书”还停留在导论,视线却不再动分毫。

沈巍有些奇怪吗?他忽地笑起来。

下午的阳光让屋内暖洋洋的,却不燥热。当沈巍顶着特调处众人欣喜的视线来到二楼时,赵云澜还在睡梦中。
阳光从窗帘的细缝里悄悄溜进来,细细地洒在他脸上,额前的碎发似在光与影在荡开浅浅的涟漪。光线将他的轮廓细细描摹,在柔软的毯上绘出一副绝美的图。
绝美又真实。

岁月 静好
沈巍心中第无数次闪过这四个字。
他勾起一抹满足的笑,轻轻走到窗边,将帘子细细拉好,恐那俏皮的光惊了睡梦中的人。
“宝贝儿,回来了?”赵云澜似有所感,在沈巍靠近时睁开眼笑着问,他的声音带着令人沉醉的微哑。
“吵到你了?”沈巍在他旁边坐下,抬手捋了捋他额前的碎发。
“没有。”只是心中有所感你来了,便想醒来看你。
沈巍嘴角带笑轻嗯了一声,那笑,不似斩魂使带着黄泉之下的冷气,也不似鬼王带着与生俱来的戾气,那是一种平静的温柔,带着可以流入人心的暖。

鬼王成圣。生出了三魂七魄。

赵云澜握住沈巍带着暖意的手。

两心相通,只一眼便明了对方所想。
沈巍回握住,拉过他,在他额上落下虔诚的一吻。

“都是因为你。”

我的一切改变,都是因为你。


大家都好棒啊
555
什么都不会的我只能大喊一句
甜甜生日快乐啊!

已炸成烟花(ฅ>ω<*ฅ)